您的位置:课堂作文网>诗词>诗人>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
我要投稿 投诉建议

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的诗

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

  品味完一本名著后,能够给我们不少启示,需要回过头来写一写读后感了。那么我们如何去写读后感呢?下面是小编精心整理的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

  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篇1

  这首山水名篇,充分体现了王维“诗中有画”的特点,于诗情画意之中寄托着诗人高洁的情怀和对理想境界的追求。

  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”诗中明明写有浣女渔舟,诗人怎下笔说是“空山”呢?原来山中树木繁茂,掩盖了人们活动的痕迹,正所谓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(《鹿柴》)啊!又由于这里人迹罕到,“峡里谁知有人事,世中遥望空云山”(《桃源行》),一般人自然不知山中有人了。“空山”二字点出此处有如世外桃源。山雨初霁,万物为之一新,又是初秋的傍晚,空气之清新,景色之美妙,可以想见。

  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天色已暝,却有皓月当空;群芳已谢,却有青松如盖。山泉清冽,淙淙流泻于山石之上,有如一条洁白无瑕的素练,在月光下闪闪发光,多么清幽明净的自然美啊!王维的《济上四贤咏》曾经称赞两位贤隐士的高尚情操,谓其“息阴无恶木,饮水必清源”。诗人自己也是这种心志高洁的人,他曾说:“宁栖野树林,宁饮涧水流,不用坐梁肉,崎岖见王侯。”(《献始兴公》)这月下青松和石上清泉,不正是他所追求的理想境界吗?这两句写景如画,随意挥洒,毫不着力。象这样又动人又自然的写景,达到了艺术上炉火纯青的地步,非一般人所能学到。

  “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”竹林里传来了一阵阵的欢歌笑语,那是一些无邪的姑娘们洗罢衣服笑逐着归来了;亭亭玉立的荷叶纷纷向两旁披分,掀翻了无数珍珠般晶莹的水珠,那是顺流而下的渔舟划破了荷塘月色的宁静。在这青松明月之下,在这翠竹青莲之中,生活着这样一群无忧无虑、勤劳善良的人们。这纯洁美好的生活图景,反映了诗人追求过安静纯朴生活的理想,同时也从反面衬托出他对污浊官场的厌恶。这两句写得很有技巧,而用笔不露痕迹,使人不觉其巧。诗人先写“竹喧”、“莲动”,因为浣女隐在竹林之中,渔舟被莲叶遮蔽,起初未见,等到听到竹林喧声,看到莲叶纷披,才发现浣女、莲舟。这样写更富有真情实感,更富有诗意。

  诗的中间两联同是写景,而各有侧重。颔联侧重写物,以物芳而明志洁;颈联侧重写人,以人和而望政通。同时,二者又互为补充,青松、青松、翠竹、青莲,可以说都是诗人高尚情操的写照,都是诗人理想境界的环境烘托。

  既然诗人是那样地高洁,而他在那貌似“空山”之中又找到了一个称心的世外桃源,所以就情不,自禁地说:“随意春芳歇,王孙自可留!”本来,《楚辞·招隐士》说:“王孙兮归来,山中兮不可久留!”诗人的体会恰好相反,他觉得“山中”比“朝中”好,洁净纯朴,可以远离官场而洁身自好,所以就决然归隐了。

  这首诗一个重要的艺术手法,是以自然美来发现诗人的人格美和一种理想中的社会之美。表面看来这首诗只是用“赋”的方法模山范水,对景物作细致感人的刻画,实际上通篇都是比兴。诗人通过对山水的描绘寄慨言志,含蕴丰富,耐人寻味。

  在有书画风格的唐代诗人中,王维是最有代表性的人物,其代表作《山居秋限》,又是王维现存三百多首诗作中最富有代表的一部广为流传的作品。因本人也喜好此类作品,所以就有了反复诵读,反复琢磨的习惯,最近有机会听得某学校在教读该诗作,教学者花费大量时间于字词的翻译,而翻译结果丢失了作者在诗作中想要表达的心意,本人似有块垒在胸,于是就有了我的解读。原诗为:

  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

  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随意春芳歇。王孙自可留。

  请看第一句。“空山新雨后”中的“空山”,从自然的观点来看,山本不应为空,能把山看空的,是诗人的心空,只有空明的心,才能够把古人看来高深莫测的山看成是空的,这是作者一上来就把空的心作一交代的开首。“空山”的可能。和陶渊明的“南山”是不一样的,“南山”是禅的意境中一种带有神明驻守的方界,而“空山”则不然,那是一种禅的意境下对待实然之物的一种境界,那是望遍周遭皆空的一种心性写照。“新雨”带有一种暗示,那是归隐之人历经某种启示之后,把可以看空的境界的获得作为一种“新雨”,整句相连,便可以理解为:“新雨”在前,而经过“新雨”之后,也便有了“空山”的境界。第二句。“天气晚来秋”呢,那是作者当时年龄和经历的真实写照,对应于“空山新雨后”,等到作者有了这么一种境界之后,人已到了“晚来秋”的时节,那是一种醒悟,也是一种感叹,但对于到了这么一种境界的人来说,“秋”并不包含着真实世界中的没落,也不代表一般现实中“秋”的衰落,反而倒有一种归于平静和成熟的感受。

  第三、四句。“明月松间照”和“清泉石上流”,这是对自然景的描写,那是一幅山水类的自然景观的写意画、但推测作者的原意,更可以看作是借自然景象来叙述心境中的“静”。如果仅仅是静,那还不足以和作者前两句的“空”相配合,所以,对内然景观的“静”描写的背后,还表达了作者看出“自然而然”的一种顺应。是一种复而不变的自然思想的回归,“明月”可以永恒地照在自然生长的松林里,对人世者来说,可以说今天的月光和昨天的不一样,明天的月光和今天又不一样,而一旦循世,那就没什么两样了。“清泉石上流”是“明月松间照”的补充和深入,在作者那里,“清泉”汩汩的流动,可以是一种原始的自然力量,这种力量可以荡涤一切污垢,可以表达人的原始心灵的纯净,因为有了“在山水自清”,所以也就有了“清泉”的不懈的流动。借着景物的描写,作者间接地表达了自己心的境界,那是到达这一境界的心,对自然存在的一种富有禅意的观照。

  第五、第六句。“竹喧归浣女”和“莲动下渔舟”两句中,从字面上读者可以感到作者在写人了,写出了人因生活活动而给自然景物添加上的热闹,这里的热闹,从实际上来看,也很富有当时生活中的乡野味道,乡野生活本身就带给人以平静的感觉,和熙熙攘攘的城市繁华是一种对比。不过,乡野白有乡野的热闹,“竹喧”中的竹子本不会喧哗起来,而妙就妙在“竹”的“喧哗”上。一个“喧”字,让人就产生了对生活场景的勾联。而这里的闹热,也足以表达作者当时所能见到,感受到人世间自然所处的应有之有了。这两句所表达的热闹,还是回应本诗归隐“山居”的特定处所,也是为了突出“山居”特征的一种真实场景,这是作者用意表达人生热闹的最妙的方法。因为这是一种适度的“人间”,用以平衡前面的“出世”,“出世”、“人世”不执两边,那才是真正的禅意。

  第七、第八句。是作者最直接表达当时心境的真实表露。“随意春芳歇”所突出的是一个“随”字,何渭“随”呢?这里的“随”好像可以是“顺”的意思,也可以理解为一种“观照”。作为“顺”来说,那是作者想要说明人生以顺天命,不可与天命相抗衡的实际境地,那是叫人不要醉心于现实、为现实而烦恼的一种过来之人的感悟;作为“观照”来说,那是叫人观察世事的一种态度,是要让人能够从现实中跳出来。在古希腊的神话中有一个“烦恼神”,说“烦恼”是人活着的时候,由于烦恼神占据人的一生,所以烦恼是活着的人的一种自然显现,而在王维这里,烦恼是因为人的追逐“春芳”所带来的,如果想要摆脱“烦恼”,那就需有一种“看歇”的心态,在人处于“春芳”之中的时候,当会有歇息的时候。至于“王孙白可留”一句,可以是透过“随意春芳歇”之后,哪怕曾经有过“春芳”般生活的人,也自会有了“可留”的生活了。该诗作通篇中突出的是一个“秋”字,作者在“秋”所给予人的性情上做文章,这里的秋意,并不是通常人们心理中带有悲观意义的秋,而是一个人大彻大悟后,对于美好人生境界获得的一种秋,因为只有获得大彻大悟的人,才会把繁复的'诗文化,演绎为用简朴的语言,简练的文字,表达来自自然意义上的对人生的简洁回答。好一个透明的王维。

  这也只是我个人的读后感而己,个别的地方未能读通。教师如何教,自然可以自出心抒,但对禅诗大家王维,联系他的实际作品,在“禅”上略加生发,也是应该的吧。有些课文是要用心体会的,否则就会闹出朱自清的《背影》中的父亲“违反交通规则”之类的笑话来。

  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篇2

  王维的那首《山居秋暝》,我早已成诵。早先我只是觉得这首诗对仗工整,朗朗上口,近日再读,却别有心得。

  同为唐代诗人,王维相比于李白的气势磅礴、杜甫的沉郁悲歌、白居易的直抒胸臆,风格迥然不同。他的笔触清新自然,恰似一幅恬淡的写意山水,宛如一款崇尚淡雅的宋瓷,宛如一片崇尚隐逸的山菊,宛如几支崇尚独立的清荷。

  开局是平实的”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”。岁值初秋,雨后初霁,青山如洗,气温微凉。颔联是”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。明月行走天空,松林影落溪涧,清泉奔涌,涛声訇訇。颈联是”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”。竹林喧闹,因为浣女归来,荷叶摇动,因为渔舟往来。最意味深长的是”随意春芳歇,王孙自可留”。春芳落尽,无怨无艾,心怀真意,潇洒自在。空山、明月、清泉、竹林、浣女、荷叶、渔舟,都是一些普通而寻常的景物,那么漫不经心地涂抹在一起,亦诗亦画,如梦如幻,达成超然的境界。

  每读这首诗,却会让我感慨万分。此诗手法上字字珠玑,动静有序,技巧上抑扬顿挫、颇合音律,就像一支舒缓的竹笛和着此起彼伏的松涛,与此类似的还有他的”松含风里声,花对池中影”(《林园即事寄舍弟》),”漠漠水田飞白鹭,阴阴夏木转黄鹂(《积雨辋川庄作》)”。他的诗歌巧妙地将绘画的精髓横穿诗歌的字里行间。苏轼叹到:”味摩诘之诗,诗中有画,观摩诘之画,画中有诗”。

  再从这首诗细细品味,我们仿佛在这平实的诗句里看到了这样一幅图画:闲来静处时,一位峨冠博带的文人,漫步山溪边,看月照赤松,听泉过苔石,听竹林鸟喧,看舟分青莲。他从不艳羡世间繁华,他只愿留住眼前美景。在王维的眼中,世上的万事万物都是美好的,同时也构成了他美好的心情。用哲学的思辨来看,这正是诗人内心对自然的感观和自然对内心的反观。王维由眼前之景表达洒脱之情,由洒脱之情而入飘逸之境,无需豪言壮语,一首五言律诗足矣。

  查阅王维的背景资料,才知道他是一位与佛结缘的居士,有”诗佛”之称。这让我想起”清晨入古寺,红日照高林”的唐代诗人常建(《游破山寺后禅院》)和”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北宋诗人苏轼。他们都是经常进出寺庙并与高僧大德为友的居士。自从唐宋文学与佛结缘,文坛风气为之骤变,主张清新灵动、超凡脱俗,追求内心的宁静,淡泊功名利禄,让人感到与此前大不一样,清冷幽邃、远离尘世、充满禅意,似乎是换了另外一副肚肠。

  王维也曾戎马征战,他的边塞诗也极具表现力,镜头感十足。”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《使至塞上》,”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《送元二使安西》。许是到了晚年,才发现山水间的真意,悟透了生活的真谛。

  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篇3

  心是一朵无尘的花

  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

  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

  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

  随意春芳歇,王孙自可留。

  今天,如果让我们给古代诗人排排座,在一般人心里坐第一把交椅的大概不是诗仙李白,就是诗圣杜甫。其实,在他们都还在世的时候,名气最大的是被称作”诗佛”的王维。王维出身于官宦人家,十多岁时即以诗文名扬士林,21岁考中状元,年纪轻轻就成为轰动京师的文化名人。唐代宗曾在批答王普《进王右丞集表》中写道:”卿之伯氏,天下文宗,位历先朝,名高希代。”皇帝称王维为”天下文宗”,足见当时主流社会对他的肯定。并且,王维是一个难得的艺术通才,在诗文、书画、音乐等方面均有极高的造诣,后世大概只有苏轼堪与之相媲美。在诗歌创作方面,最能代表王维艺术个性及艺术成就的,是他写于人生中后期的山水诗,《山居秋暝》则是他山水诗中的杰作。

  ”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”首联从大处着笔,”空山””新雨””晚秋”几个平平实实的字,即交待了山居环境的静谧。一场新雨过后,山林被雨水冲洗,纤尘不染。向晚时分,整个山林弥散着清幽明洁之气,身临其境,定会神清气爽,甘之如饴。其中”空山”二字很值得玩味。这里明明有石有水,有荷有竹,与一般山林并无不同,更何况还有浣洗的喧声,晚唱的渔人,怎么能说是”空”呢?”诗有别趣,非关理也。””空山”是王维的惯用词语,甚至可以说是他的思维定势:”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,”峡里谁知有人事,世中遥望空云山”,”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”。在王维的诗歌里,不仅有空山,空翠、空谷、空林、空馆等类似物象也频频出现,这就不能不使人想到王维与佛教的不解之缘,想到佛家”四大皆空””万法皆空”的教义。 受母亲崔氏影响,王维年轻时即接触佛教义理。成年以后,官场的险恶、爱妻的去世、”安史之乱”中被俘受辱等人生的变故,都让他深切地感受到人生的无常。”一生几许伤心事,不向空门何处销。”四十岁以后,王维更是一心向佛。佛家认为,天地与我同根,万物与我一体,所谓”青青翠竹,总是法身;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”。心与物、形与意,审美主体和审美客体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隔阂,两者可以互化互融,和谐相生。如此,物我两忘,有无齐

  观,何者不”空”?明白了这一层,”空”字即可理解为山林的空幽、空明,这是佛教徒王维眼里的世界。

  颔联”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,历来为人所欣赏。薄暮时分,明亮的月光像被洗过一样,静静地倾泻在一尘不染的松林之上。山雨汇成的股股清泉,在蜿蜒而下的山涧潺潺流淌。此联两句,一静一动,以静衬动,工笔细描,光色交辉,共同营造出淡雅脱俗、清幽明媚、空灵迷离的世界。苏轼曾说:”味摩诘之诗,诗中有画;观摩诘之画,画中有诗。”而此联常作为”诗中有画”的明证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”诗中有画”作为诗歌批评的尺度,并非毫无瑕疵,它受到了后人不断质疑。中国社会科学院蒋寅指出:”从一般艺术论的角度说,诗歌是语言艺术,在艺术级次上高于绘画而仅次于音乐,用绘画性,即视角的造型能力作为衡量它的尺度,正像用再现性即听觉的造型能力来衡量音乐一样,显然是不可取的。”他认为,王维山水诗的艺术成就,更多地体现为对诗歌语言描绘性、呈示性的超越上,以”诗中有画”来评品王维的诗歌,实则贬低了王维诗歌的艺术价值。因为,山水诗绘山摩水,都具有一定的绘画性,”诗中有画”是它们的共同特征,并不能反映王维的艺术个性。

  在诗歌的结构上,一直有起、承、转、合的说法,律诗的第三联在语义上要”转”,否则便是诗家的大忌,这首诗也正是这样。”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”颈联由自然转到人事。诗人采用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写法,只听得喧闹而不见浣女,只见莲动而不见渔人,足见竹林莲丛的茂密幽深了。人生活在这绿色的海洋里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率真纯朴,一派天然,净美的环境与乡民和美的生活相映生辉,真是世外桃源般的境界。

  如何理解诗歌中人事生活的画面呢?我们依然可以从王维的信仰中找到答案。他所信奉的是南宗禅,即禅宗。钱钟书先生认为:”王维是南宗禅最早的一个信奉者。”其义理主要为: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只要吹散妄念的浮尘,清净的佛性就会显现,住、行、坐、卧皆是坐禅,刹那间的顿悟,就可成佛。所以修行并不需要长年枯坐诵经,纯真和谐的人事活动也是坐禅,也一样可以到达佛的境界。所以”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”,这纤尘不染、清静空明的和谐的人事生活,在王维看来大约也是十足的佛性世界。

  《楚辞?招隐士》末句云:”王孙兮归来,山中兮不可久留。”本诗尾联反用其意,自成佳构。美好的春景虽已远去,但此地的秋意也同样令人心醉。置身如此幽静纯美的环境之中,还有什么理由要离去呢?”王孙自可留”,貌似劝人,实则自勉,诗人对山居生活的留恋之意已跃然纸上了。

  王国维在论述诗的境界时指出,诗有”有我之境”和”无我之境”之别:”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故物皆著我之色彩;无我之境,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。”这里所谓”

  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篇4

  维的诗可谓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。

  古代文大多为悲秋之人,但这一首却不同,没有悲歌、凄婉,满是随意,闲雅。

  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,正是潺潺的溪流声才让你觉得寂静,空旷。静动结合,视听结合,使得画意盎然,令人陶醉其中,完美地诠释了秋天的月夜。

  诗中景物层次鲜明,有声有色,有动有静,构成一幅清晰和谐的雨夜秋雨图。整首诗的意境就在一幅山水图中缓缓展开。从构图结构上看远景是空山新雨,天气晚秋,近景高处是明月照松,清泉流石,近处是浣女与渔人。"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"

  读王维的诗常常让我有一种在春风中散步的感觉,十分的清新,自然。

  王维的诗因为他本身的性格,显得空旷,静谧。他的诗就是诗人心灵的物化。就像置身于香烟袅绕的寺宇之间,可以达到忘却尘事,净化心灵的境界。

  诗句的描写仿佛将人带到了一个世外桃源,到处充满了安详恬静的景象。

  这首诗不单单对山野中秋天的景象进行了描写,更抒发了诗人对这种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。

  秋天是一年最美的季节,是收获的季节,秋没有春的稚嫩,没有夏的酷热,更没有冬的严寒。秋天是沉稳的、内敛的、金黄的、沉甸甸的,值得细细品味的。如同诗中所写,春天的美好景致已不再,但秋景别有一番风味,生活也同样如此,酸甜苦辣,每一刻都有值得体味的内涵。

  生活充满精彩,懂生活的人,才知道如何珍惜享受生活的每一刻。

【王维《山居秋暝》读后感】相关文章:

1.山居秋暝

2.山居秋暝

3.关于王维的诗读后感

4.王维

5.王维

6.王维的送别诗

7.王维名言名句

8.王维送别诗精选

9.留别王维

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